□記者朱建豪實習生喬小廣文實習生李超然攝影
  “雙城族”像鐘擺一樣,在兩個城市間擺動:平時在一個城市工作,節假日或下班後在另一個城市與家人相聚。隨著交通的便利,“雙城族”越來越多,相對集中在人口密集城市。“28分鐘通達”的京津城際列車開通後,越來越多的京津兩地人突破城市界限,實現工作、生活、休閑、置業、消費的“同城化”。
  閱讀提示在鄭州和開封,雙城生活話題被熱議,這種“日子”怎麼過?大家心裡都沒底兒,別擔心,已有很多人為我們進行了充分的實驗。
  去過“北上廣”等大型城市的人都知道,在這些大城市周邊會有很多“衛星城”。每天早高峰和晚高峰,連接這些大城市和“衛星城”的交通要道上是往來的“雙城族”,他們工作在大城市,安家在小城市,早上“漲潮”去大城市上班,下午“退潮”回到家中生活。鄭州開封的雙城記會不會也將這樣上演?
  且看2016年鄭開的“雙城生活”藍圖
  提起“雙城生活”,儘管本報已做過多次報道,也引發了很多讀者關註,但這種生活怎麼樣?那請允許記者講一個來自未來的趙凱的故事。
  2016年,鄭開城際鐵路已開通近兩年,線路運營已經十分成熟。28歲的趙凱,家住開封新區一個漂亮小區。每天早上8點鐘,吻別孩子和老婆,他坐上小區門口的公交車,來到鄭開城際鐵路運糧河站,買票後,坐上一輛城際鐵路列車,一路飛速駛往鄭州。車廂里,大部分是像他一樣的年輕面孔。20分鐘後,趙凱到達鄭州東站,趙凱不用出站,就換乘到鄭州地鐵1號線,8分鐘後到達會展中心站,他工作的寫字樓就在這裡,此時還不到8點50分。趙凱在路邊的“早餐工程”吃了早點,9點前準時到達工作崗位。
  下午6點,工作結束,趙凱再乘坐地鐵1號線來到鄭州東站,換乘鄭開城鐵,車廂里同樣是回到開封的上班族。20分鐘後到達開封運糧河站,趙凱換乘公交回到家中,又到了一家歡聚的時刻。趙凱帶著老婆孩子出門,逛夜市,吃小吃。
  這就是趙凱一天的生活
  這是兩年後某個“雙城族”可能的生活,也可能就是你兩年後的生活。
  隨著城市交通的快捷化,越來越多的人開啟“雙城生活”模式。放眼國內外,“雙城生活”已實踐多年。在日本的東京,便捷高速的新幹線,拉近了東京和神戶之間的空間距離,工作在東京,居住在神戶,成為很多上班族的選擇。在國內的大城市,如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廣州、重慶等城市也因為高鐵的開通而出現了“雙城生活”。
  “雙城生活”是兩城的良性互動說法
  早在2006年鄭開大道開通時,鄭開之間已經出現“雙城族”,但多屬於“周末家庭”,那時的“雙城生活”是被工作生活等各種客觀條件裹挾著,多少夾雜著無奈和離別之苦。
  如今,早有精明之人,認為“雙城生活”將成趨勢,早早地在開封西區購房置業,他們認為,城鐵的開通將結束“周末家庭”,使得“雙城族”過上“在度假和工作之間搖擺”的生活。
  鄭開城際鐵路的開通對鄭州和開封到底意味著什麼?我們來聽聽專家學者的意見。
  “鄭開‘雙城族’將越來越龐大,‘雙城生活’將成為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。”河南大學環境與規劃學院經濟地理學副教授元媛長期關註“鄭汴融城”,她認為,鄭開城際鐵路的開通,使得兩城往來更加便捷,拉近了兩城居民的心理距離,建立了一條反向擴散的通道,大量的人員資金將向相對開封流動,必然會出現“雙城族”。
  元媛本身也是一名“雙城族”,但她是工作在開封,生活在鄭州,她表示,隨著鄭汴融城加快,鄭開之間經濟差距越來越小,“雙城族”將越來越多。
  河南大學人文地理學博士趙威也認為,鄭州東區與汴西新區商品房價格的差異,以及開封豐厚人文景觀,較低的消費水平,眾多的百年老字號小吃等,會吸引大批的鄭州工薪階層來汴居住,分流一部分鄭州市的人口,這與鄭汴一體化,城市功能區分工是相符的。而同時,城際鐵路的開通,大大縮短了鄭汴之間的通達時間,將有更多的年輕人選擇“雙城生活”。
  免收鄭開之間高速通行費建議
  對於“雙城族”這一群體,趙威認為,將主要來自鄭州的那些“東工西宿”的工薪階層,即在鄭州東區上班,卻因鄭州東區房價高昂,而不得不住在價格相對較低的開封西區。
  當然,一條城際鐵路承載不了鄭汴融城的所有任務,加快鄭開協調發展,還需多措並舉。
  元媛認為,在城際鐵路開通前後,鐵路兩個端點還有很多工作要做,比如加大公共交通投入,實現城鐵與地面公交的無縫對接,延長地面公共交通的運營時間,也可以配套嘗試公共自行車項目。
  趙威則認為,鄭汴融城不是簡單的交通融城,其內涵豐富。如,交通、通訊、金融、進出口貿易、各種城市功能區佈局等方方面面,真正做到把開封市的建設規劃融入鄭州市大都市圈規劃範圍之內,統一規劃,統一設計,合理佈局,兩城真正做到共建、共用、共享,才能達到真正意義上的融城。僅從交通方面來說,目前開封市通往鄭州市的道路有隴海鐵路、老鄭汴路、鄭汴快速幹道、鄭汴物流通道等道路,此外,還有從開封至新鄭機場的高速公路以及連霍高速開封至鄭州段,應取消來往兩城之間車輛通行費,降低鄭開通行的經濟成本和時間成本。
  開封
  悠閑的夜市生活讓緊繃的神經得到放鬆
  雙城生活樣本
  我們不妨看看國內大城市和周邊城市之間的雙城故事。
  上海—昆山
  眾所周知,上海的房子均價達3.6萬元/平方米。高昂的物價和房價,讓很多外來人口無法在上海安家。而距離上海50公里的昆山,房價卻在每平方米1萬到1.5萬,生活成本也遠低於上海。與此同時,昆山的市政建設標準和生活配套設施一直向上海看齊。隨著昆山高鐵的通車,從昆山到上海的虹橋,搭乘高鐵只需要17分鐘。每天,大批白領乘坐高鐵穿梭在兩座城市之間,過著“雙城生活”。
  深圳—惠州
  在人口擁擠、房價高、生活成本極高的深圳,大多數人都“壓力山大”。廈深高鐵開通後,惠州和深圳之間的時間距離縮短到30分鐘以內。而由於惠州具有獨特的地理環境,生態優勢明顯,卻處於物價和房價的價格窪地。“雙城生活”在深圳和惠州拉開序幕。“雙城族”既可以坐擁深圳的繁華,也可以享受回家後的寧靜。
  京—津、冀
  對很多在北京工作的外地人來說,在北京買房已成為奢望。而北京周邊的城市如廊坊、保定等地方,房價低,生活成本低。隨著北京到天津、北京到河北的高鐵建成通車,特別是京津城際高鐵正式開通後,從北京到天津不超過30分鐘。在北京上班,在周邊城市安家已成常態。以北京為核心的“一小時生活圈”正逐漸形成。
  鄭州
  鄭州大量城中村被拆房價、房租相對高  (原標題:雙城生活何時“夢想照進現實”)
創作者介紹

除夕

fb10fbvyx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